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文章正文
印光大师与大悲咒准提咒的相关研究
作者:高七师 准提法网络佛学院    发布于:2017-10-24 15:52:45    文字:【】【】【

 

印光的大师对持咒的看法

印光大师对密宗的看法

印光大师持咒的因缘

印光大师如何持咒

印光大师如何用大悲咒治病

印光大师如何劝人持咒

印光大师关于念佛和念观音的开示

印光大师关于大悲咒和准提咒的开示

 

印光大师持诵大悲咒,要从大悲咒的治病开始。印光大师开示疾病有三种,身体上的病因分为三种,这三种病都可以用大悲咒加持的咒水治疗。

 

身病有三,一宿业,二内伤,三外感。

此三种病,唯宿业难治。倘能竭诚尽敬,发自利利他之大菩提心,念南无阿弥陀佛,及念南无观世音菩萨圣号,超度宿世所害之怨家对头,彼若离苦得乐,病者即可业消病愈。不但不复为祟,反感超度之恩,而阴为护佑。凡婴此病,及医此病者,均不可不知此义。


二内伤,或用心过度,或于酒,色,财,气,各有嗜好。若能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兼用药治,必易痊愈。倘不注意于根本,唯仗医药,亦难见效。纵效,亦不能永不复发。


三外感,但能依前内伤所说之法而行,纵有外受风寒暑湿之患,亦极易治。若不注意于惩忿窒欲,闲邪存诚,即外感亦不易治。以根本受伤,徒治枝末,殊难得益。所以圣人致治于未乱,保身于未病,虽无治保之奇绩,其为治保也大矣。


余素不知医,颇欲世人咸皆无病,日持大悲咒,加持净水。有久婴痼疾,中西医士均不能治者,令其戒杀护生,吃素念佛,及念观音。果真至诚,即可立刻回机,不久自愈。纵不即愈,决无加重之理。且能消除恶业,增长善根,又无所费。 

 

大悲咒,若恳切至诚念之,即有不测之感应。

若向学密宗者求其读法,亦非不可。但学密宗者,多多不注重于念佛求生西方,或恐为彼夺其现生往生之志,以期现身成佛耳。现身成佛,谈何容易。若认做决定实能,则恐佛尚未成,魔已先成。以凡滥圣,躁妄虚夸之流,多多犯此种病,不可不知。

印光大师与《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


印光大师的大悲咒加持水的仪轨,从下面他给居士推荐的仪轨可以看出,此咒水的方法显然是来自《显密圆通成佛心要集》中的准提法中的仪轨,只是把准提咒换成了大悲咒。若是不会大悲咒怎么办,就念准提咒。要是学不到准提咒,就念观音菩萨。(如不会大悲咒,念准提咒,或往生咒,或心经,皆可。即全不会,但至诚念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一万声)这说明印光大师是熟悉准提咒的。这一点,我非常能理解,因为当时多数居士熟悉大悲咒,这样可以让更多的人马上就能应用大悲水了。反思我在传播准提咒初期的时候,关于准提咒的发音,也有好多传承,发音也略有不同,最后我选择了汉传佛教早课的发音。之所以这样选择,就是为了众生可以更为方便的学习和修法。所以非常理解,印光大师当时的选择,首先提倡大悲咒,要是不会大悲咒,就念诵准提咒或观音名号,主要原因当时大悲咒已经普传了,知道准提咒的人还不多。

 

大悲咒咒水治病,当发至诚恳切心,方有灵验。每日持咒之先,先礼释迦弥陀及常住三宝。如图简便,即念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十方一切诸佛一切尊法一切贤圣僧,(一拜)如是三称三拜。次念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三拜,即念大悲咒。初一遍右手作宝手印。(即右手大拇指,压第二食指,第三中指,第五小指头一节,舒第四无名指。)画梵书“唵”[]“[口+蓝]”字[]于水上。左手结金刚拳印。(左手大拇指,压第四无名指下节。第二食指,第三中指,第五小指,压于大指之上。如难常结,不结亦可,或初念时至将毕时结,亦可。凡持咒时,均宜结此印。)大悲咒念若干遍,临毕再结宝手印,画[][]字。此在末后一遍大悲咒初念时画。大悲咒念毕,照大悲咒遍数,念部(上声)林(去声)二字若干遍。多念亦好。念此部林字,以祈速得圆满成就也。


接手书,备悉。汝所附问之事,实为贵地沐佛法之渐。以贵地人以橘为出产,倘能以至诚心持大悲咒,咒净水一百八遍。然后持此水向橘树洒之。随行随念咒随洒。其虫纵有,决不至太甚。倘极其恭敬至诚,当可不生。如不会大悲咒,念准提咒,或往生咒,或心经,皆可。即全不会,但至诚念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一万声(预先供净水一碗,念毕向树洒之)。


印光大师持咒的因缘


法师一次因为闭关的时候,发现大悲咒加持的水治病效果非常好,于是开始与大悲咒结缘,并开始不断地每天念诵了。

 

光从前不持大悲咒,民二十一年在报国关房,西华桥巷吴恒荪之母,病势危急,恒荪在北京,急打电令归。其妻令人到报国求光咒杯大悲水,光即念三遍,令持去,服之即回机,无危险相。

恐恒荪著急,急打电,云病已莫要紧了,恒荪遂未归。其小儿九岁,生未两月,遍身生小疮,春则更厉害,经年不断,医亦无效,因求大悲水,服之即愈。因是每有人求,日日总念几遍。后求者多,即用大器盛。前年避难到灵岩,当家言大悲水还要持。

 

用米和灰替代大悲水的原因:


因为水不好携带,所以大师开始用米来替代水,米也用来加持,有些米大师每天加持,最多有加持一万遍以上。再后来,发现米不能存放太长时间,就改为用香灰来代替米了。这样可以方便运输,也可以存放很长时间。当然,当地的人身边的人,不要运输和存放,水是做好的选择了。从这个方面看来,大师持咒加持水米给人治病,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而且鼓励他的弟子多用来给人治病,从而可以度化众生。

 

大悲米,单寄颇费事。今为寄大悲香灰二包,比米更好检拾。其利益亦与米同,而久不会坏。若遇医不能治之病,取二分灰,放大碗中,用开水冲之。搅搅,候灰质沉下,将清水倒于一器中。作十次服。每日服三四次。好则不须再服。未好则再冲。其灰包,当供于佛龛下一边。或挂于高洁之处,不可亵渎。此系加持万多遍大悲咒之香灰。凡危险病,即不好,亦当见轻而死。冲过之灰质,加水浇树,或泼屋上。


印光大师的每天念咒数量

 

印光大师闭关的时候,基本上每天念大悲咒五十或二十五遍。

今老矣,且以闭关作躲烦计。至朝暮功课,依丛林全堂功课外,每晚加念大悲咒,五十,或二十五遍。此外有空则念佛,不记数,以记数费力故。


印光大师关于发音提倡“照本读之”,也可以按照现在教你的老师发音来念,志诚持诵,自获不思议功德。咒语不可以解读,人莫能知。反对解释咒语,反对当时流行的大悲咒图解。


大悲咒等,彼此稍有不同,不妨照本读之。以咒系梵语,人莫能知。但志心念,则有大益。不须在字体上讲究也。湖南所流通之本,亦未见,不能指其是非。但志诚持诵,自获不思议功德。万不可以或有差错而怀疑,则必能得其利益矣。


大悲咒,但依现时所教之师念,即有无边利益。固宜日日常念,何须十斋。


印光大师处理临终的修法


印光大师处理临终的修法是念佛。一心念佛。当现世出现问题的时候,印光法师提出持咒或念观音菩萨,并广泛的提倡念诵观音菩萨来求子保胎治病等方法。这一点和准提法的理念也是相应的,临终往生极乐世界是我们解决生死问题的方法,现世的福报智慧命运改造持诵准提咒来完成。


三编卷一复熊赫居士书


现在无论何人,均当专修净业,一心念佛,求生西方。近以战事剧烈,当多念观世音菩萨。今附普劝念观音文一张,祈与一切人说之。光老矣,目力精神均不给,兼以日念佛念观音及大悲咒,为祝国祝民荐亡等,故无暇多说。

 

三编卷一复胡宅梵居士书一

 

现今战事如此激烈,全国人民均难安心,日间唯持大悲咒,称观音名,以求三宝加被息战而已。(此指廿一年之沪战而言 编者注)

日唯念佛,念观音,念大悲咒,以为护国护民护己之据。



不过,印光大师的底线是,如果在兼修其他的法时,要是影响了一个人对现生往生极乐世界的信心和愿力,他就会坚决反对,正如他对当时他了解到的密宗的态度和禅宗的态度。


明确提出,学修密法不可以放弃临终往生极乐世界的愿望。

印光大师认为密法可以学习,估计大师当时年代接触的密法,多是让人即身成佛,老人家怕一些人不自量力,追求即身成佛而放弃往生极乐世界的愿望。并认为现在的众生根据很差,“恐佛尚未成,魔已先成。以凡滥圣,躁妄虚夸之流,多多犯此种病,不可不知”。因此,大师认为念佛求往生,念观音求平安,持大悲咒准提咒治疗疾病。就是他老人家认为最好的修行方法。


大悲咒,若恳切至诚念之,即有不测之感应。


若向学密宗者求其读法,亦非不可。但学密宗者,多多不注重于念佛求生西方,或恐为彼夺其现生往生之志,以期现身成佛耳。现身成佛,谈何容易。若认做决定实能,则恐佛尚未成,魔已先成。以凡滥圣,躁妄虚夸之流,多多犯此种病,不可不知。



上面引用内容如下:


续编卷下学医发隐(民二十七年为弟子朱清泰说)

 

佛为大医王,普治众生身心生死等病。然生死大病,由心而起,故先以治心病为前导。果能依法修持,则身病即可随之而愈。


身病有三,一宿业,二内伤,三外感。


此三种病,唯宿业难治。倘能竭诚尽敬,发自利利他之大菩提心,念南无阿弥陀佛,及念南无观世音菩萨圣号,超度宿世所害之怨家对头,彼若离苦得乐,病者即可业消病愈。不但不复为祟,反感超度之恩,而阴为护佑。凡婴此病,及医此病者,均不可不知此义。


二内伤,或用心过度,或于酒,色,财,气,各有嗜好。若能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兼用药治,必易痊愈。倘不注意于根本,唯仗医药,亦难见效。纵效,亦不能永不复发。


三外感,但能依前内伤所说之法而行,纵有外受风寒暑湿之患,亦极易治。若不注意于惩忿窒欲,闲邪存诚,即外感亦不易治。以根本受伤,徒治枝末,殊难得益。所以圣人致治于未乱,保身于未病,虽无治保之奇绩,其为治保也大矣。


余素不知医,颇欲世人咸皆无病,日持大悲咒,加持净水有久婴痼疾,中西医士均不能治者,令其戒杀护生,吃素念佛,及念观音。果真至诚,即可立刻回机,不久自愈。纵不即愈,决无加重之理。且能消除恶业,增长善根,又无所费。


汝欲学医,虽以针灸药品为事,须以大菩提心,常以佛菩萨圣号,及大悲咒,普为自他持诵。以期彼此同获现生身心安乐,临终决生西方。则不负为佛弟子,随分随力,普利自他之道。若如世之庸医,唯期得利,不以救人病苦为事。纵令财发巨万,亦只得其自身永堕恶道,子孙或成败类,或竟灭绝。徒得自利利他之机,反成害人害自之果,可不哀哉,可不畏哉。感应篇云,祸福无门,唯人自召。独世之大聪明人,多多皆是欲得福乐,反召祸殃。汝能不随彼流,当可得大国手之名实,否则便是民贼而已。何取何捨,祈自择焉。

 

续编卷上复吴沧洲居士书三(民国二十年)


时疫流行,妻子罹病,当令彼等,各各志诚念南无观世音菩萨。汝若会念大悲咒,当加持大悲水令服,自可痊愈,正不必汲汲于医疗也。

 

续编卷上复朱南圃居士书(民国二十年)

 

大悲咒,若恳切至诚念之,即有不测之感应。


若向学密宗者求其读法,亦非不可。但学密宗者,多多不注重于念佛求生西方,或恐为彼夺其现生往生之志,以期现身成佛耳。现身成佛,谈何容易。若认做决定实能,则恐佛尚未成,魔已先成。以凡滥圣,躁妄虚夸之流,多多犯此种病,不可不知。


闭关修行虽好,在家固宜随缘随分,自行化他,为最合机,何必以闭关为事也。若有家累,强欲闭关,反为障碍。


所言预锡珍秘,不知净土法门,绝无所秘。若有口传心授之秘,(竭诚尽敬,为学佛之无上秘法,当为一切人说之。不致力于此法,即是捨本逐末。)便是魔外,不是佛子矣。密宗,则有秘传,然不若净土之为直捷稳当也。汝勿以现身成佛等大话自期,则必能仗佛慈力,带业往生。若欲现身成佛,或恐佛未能成,往生亦不可得,则两头成空,为可虑也。

 

续编卷上复游有维居士书(民国二十六年)

 

光现在已是苦不堪言,目力精神均不给。日间尚有人来,又有四方之信,勿道复,看也要许多工夫。光在普陀,由光绪十九年,至民国五年,二十余年颇安乐。经年无一人来会,无一信来投。自民国六年,王幼农,以一信印数千,徐蔚如,以三信印数千。次年又印文钞。从兹一人传虚,万人传实。又以不自量,刻排各书,以期利人。二十年来,直是专为人忙。今老矣,且以闭关作躲烦计。至朝暮功课,依丛林全堂功课外,每晚加念大悲咒,五十,或二十五遍。此外有空则念佛,不记数,以记数费力故。

 

续编卷上复江易园居士书四(民国二十五年)


今为慎修,与令爱有贞,各寄大悲香灰一包。此灰加持三月多久。每日少则诵五十遍,多则七十五遍。系大饼干桶贮之,一桶约十余斤,约计诵持大悲咒有六七千遍。


此一包灰,可作二三百次冲服。初冲时,当取二十分之一,放于大碗中,用开水冲之,搅搅,候灰质沉下,将水灌于壶中,瓶中,日三服之。


宜吃素,常念南无观世音圣号,必有神效。病大好后,当少冲,不必照前取二十分之一也。若不信,不志诚,则无效。


富贵人多病,一则一事不肯操作,血脉便不周流。二则多食血肉诸品,若遇一有毒者,则其祸不小,或致殒命。即无毒之物,由杀时恨心所结,故带毒性。虽不能即时药杀人,然其毒积久,必发而为疮为病。


张沈氏,肯令慎修戒杀吃素,其痰病当可即愈矣。所余之灰,当供于佛龛之下一边,或挂于高洁之处,以待不时之需,及随便救济危险之症,不可亵渎。所冲过之灰质,宜加水泼于屋上,以示敬重。此即干大悲水,可以寄远方,可以留岁月。当地非极危险之症,不肯与也。

 

续编卷上复郑棐谌居士书(民国二十六年)


时局危险万分。陈仲美,当先令注重在吃素念佛,求生西方。当此时期,只好认真修持,不宜泛泛然研究,以死生存亡就在眼前。若只泛泛然研究,在种善根边则有,在了生死边则无矣。念佛之外,兼念观音圣号,以期息战免难。必须如救头燃之诚,方有感格。纵国运不能即转,而自己决可蒙三宝加被,履险如夷也。所开书外,加文钞,息灾会开示,真安笔记。劝念观音文,张公馆想早寄到。今附数张,祈为知交说之。苏州虽屡被炸,有劝光他徙者,光以死生有命,与其路上受惊吓,何如安住不动,受炸而死之安乐乎,以故概以此辞。日唯念佛,念观音,念大悲咒,以为护国护民护己之据。如定业难逃,炸死,随即往生,亦所愿也。唯厌闻他徙之说,以其是苦上加苦也。


续编卷上复刘惠民居士书五(法名德惠○民国二十一年起,至二十八年止。节录汇钞。)


(其四)令友之女病已愈,亦其祖母之诚心所感。凡服大悲咒水,至诚者则必灵,不诚则难见效。


三编卷二复边无居士书一


沪战虽烈,光了无所畏。不但贵地不肯去,即灵岩山亦不肯去。今住于飞机长来之地,日诵大悲咒,念佛念观音。尚不敢住而逃之远方,岂不令人见诮。若光只孤孑一人,去住均无关系,况尚有弘化社事。光虽非寺之住持,然诸事皆以我为主。主人去,他人或亦各去,则其事便成废弛。于流通益世益人之经书事,大有关系。若大劫临头,大家同归于尽,光与之同死,亦分所应尔也。(廿六年八月初四)


三编卷二复尹全孝居士书一


孝之为道,其大无外。欲令全备,非世法佛法一肩担荷不可。世法必须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佛法必须戒杀护生,信愿念佛,求生西方。以此自行,复以化他。必使内而家庭,外而社会,一切同人,同修此法,以期现生即了生死。佛法法门无量。所有一切法门,同须断尽烦惑,方可了生脱死,烦惑若有丝毫未尽,仍然莫出轮回。唯念佛一法,全仗佛力。若具真信切愿,决定可以仗佛慈力,带业往生。较彼一切法门,其难易相差,奚啻天渊悬殊。吾人既无断尽烦惑之道力。若不以念佛求生西方,为自利利他之专注大事。则尘沙劫又尘沙劫,仍在六道轮回中。欲全孝道,固当汲汲于修持净业也。其书前曾与特生寄过许多。今八月间又寄一百本净土五经,此经当常诵,则净土法门利益备知矣。今为汝取法名为慧普。谓以佛智慧所说净土法门,普令同伦同出生死轮回,乃究竟全孝锡类也。大悲咒咒水治病,当发至诚恳切心,方有灵验。每日持咒之先,先礼释迦弥陀及常住三宝。如图简便,即念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十方一切诸佛一切尊法一切贤圣僧,(一拜)如是三称三拜。次念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三拜,即念大悲咒。初一遍右手作宝手印。(即右手大拇指,压第二食指,第三中指,第五小指头一节,舒第四无名指。)画梵书“唵”[]“[口+蓝]”字[]于水上。左手结金刚拳印。(左手大拇指,压第四无名指下节。第二食指,第三中指,第五小指,压于大指之上。如难常结,不结亦可,或初念时至将毕时结,亦可。凡持咒时,均宜结此印。)大悲咒念若干遍,临毕再结宝手印,画[][]字。此在末后一遍大悲咒初念时画。大悲咒念毕,照大悲咒遍数,念(上声)去声)二字若干遍。多念亦好。念此部林字,以祈速得圆满成就也。不贪名,不贪利,唯欲救人病苦,则便灵。有或持灵后,贪名利,或破戒,则便不灵矣。凡事无一不以至诚为根本者光老矣,目力衰极,用眼手二镜,方可勉强看信写信。汝信来数日,以无暇因迟,故用航空快信寄。以后切勿来信,已令新闻报于明日十三日登。申报后日十四日登。佛学半月刊十五日登。拒绝一切信札。以目力精神不能应酬也。(一函遍复,为随机利人之要文。戒烟方甚灵,治疟疾方治无不愈,治疯狗咬方亦甚灵。)军人能以除暴安良,训诫兵士,以百姓之父母兄弟姊妹,作自己之父母兄弟姊妹。唯期不受损害,不敢起藉兵势以欺侮奸淫,则是百姓之救星。凡所到处,善神皆为拥护,即所谓火里莲花也。兵若知此义,战无不胜。天下自然太平矣。(十一月十二)


三编卷二复卓智立居士书四


接手书,备悉。汝所附问之事,实为贵地沐佛法之渐。以贵地人以橘为出产,倘能以至诚心持大悲咒,咒净水一百八遍。然后持此水向橘树洒之。随行随念咒随洒。其虫纵有,决不至太甚。倘极其恭敬至诚,当可不生。如不会大悲咒,念准提咒,或往生咒,或心经,皆可。即全不会,但至诚念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一万声(预先供净水一碗,念毕向树洒之)。去时随行随念,至树处随行随念随洒。倘肯日日常念,或在树林周围念,其树必定茂盛繁实。世间人不知道,唯知利。果能依此,不生虫,多结果实,则人皆肯念矣。若有虫,则难令不捕。须令其不生,乃根本解决法。生而不捕,断做不到。凡事顺人情则易从。逆人情则不从。汝先作此法,倘真灵,然后以此劝其一乡,则一乡便可通沐佛化。至于宣讲,甚好。然须有有工夫之人。若事务烦剧,何暇宣讲。欲化导一乡,宜先从此事起。所谓法不孤起,必有因缘,方能发起也。凡修行人,必要心地好。心地好,再加以恭敬至诚,断无不灵者。心地不好,又不恭敬,既无有感,何能得应。此事理所必然者,祈慧察是幸。(若常念,不必并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念,但念南无观世音菩萨即已。凡怨业病,医不能治者,及犯鬼犯狐,念之即可解消遣散。凡刀兵水火恶兽恶人等危险,若至诚念之,即有大转折。若心不至诚,兼有疑惑不信之心,及心存恶念,欲成就恶事者,则无效验。汝果能真实如是行,如是化导,则汝乡便可家家观世音,人人弥陀佛,为佛乡矣。)


三编卷二复邵慧圆居士书五


手书备悉。孙君之病,令念南无观世音菩萨。向太平寺德森法师讨大悲米冲服,果至诚,必可即愈。吴泽南之母将终,往太平寺请僧助念,德师赠大悲米。至家则舌僵不能说话,急冲水向舌点之,则会说话。随众念佛,临去大声念三声,遂逝。此米乃以大悲咒加持上万遍者

 

三编卷二复张觉明女居士书八


徐老太由香灰水,危病回机,亦其家眷之诚心所感。何德牧之喜谈诗,而不注重念佛,乃业力所感,故不知轻重。如小儿,与以铜钱则喜,与以摩尼宝珠则不受。乞丐为骗钱,肯念佛,也种莫大的善根。光绪十八年,光在北京阜城门外圆广寺住。一日,与一僧在西直外,向圆广寺走。一十五六岁乞儿,不见有饥饿相,跟著要钱。光云念一句佛,与汝一钱,不念。光云念十句佛,与汝十钱,还不念。光将钱袋取出来令看,约有四百多钱,为彼说,汝念一句,与汝一钱,尽管念,我尽此一袋钱给完为止,还不念。遂哭起来,因丢一文钱而去。此乞儿太无善根,为骗钱,也不肯念。乞儿果发善心念,则得大利益。即为骗钱念佛,也种大善根。

 

光从前不持大悲咒,民二十一年在报国关房,西华桥巷吴恒荪之母,病势危急,恒荪在北京,急打电令归。其妻令人到报国求光咒杯大悲水,光即念三遍,令持去,服之即回机,无危险相。


恐恒荪著急,急打电,云病已莫要紧了,恒荪遂未归。其小儿九岁,生未两月,遍身生小疮,春则更厉害,经年不断,医亦无效,因求大悲水,服之即愈。因是每有人求,日日总念几遍。后求者多,即用大器盛。前年避难到灵岩,当家言大悲水还要持。


光谓现无瓶可买,且无买瓶费,当以米代之香灰,则前在报国亦备,以远道水不能寄,灰则一切无碍。若当地则不用灰。无锡秦效鲁三种病,医不好,以大悲水吃擦得好,遂归依。治疟疾方,并无秘诀,凡识字人均可依方而写。无锡一当兵的坏人,曾在袁总统下当亲兵,遂习成坏性。吃喝赌冶游全来,烟瘾甚大。将及饿饭,眼已看不见,年已五十七八。其兄死,秦效鲁去吊,见其苦况,极力劝诫。其烟酒肉,即日尽断。日常念佛,眼遂好。居然成一善人,提倡念佛。乡人不敢与往还。后疟疾大发,彼一一为治,通好,从此乡人皆相依从。四月间曾带十余人来皈依,居然一老修行居士。此人姓华,名贯千,已六十四五矣。若此人者,可谓勇于改恶迁善矣。


今为寄香灰一包,以便自他需用。又寄学生修养德目五本,用示小人。丧祭须知二本,以汝舅姑及何德牧之母,并徐老太,皆年老,得此亦可以随缘开导。令其勿以随顺俗习,以为父母亲朋加罪过也。现今古礼废弃,丧中用酒肉,唱堂戏,真是不成事体。闻一商人某,其母死大殓时,大孝子与来客饮酒划拳以为乐,其心已死。使稍有天良,决不如此,诚可谓实行兽化。然兔死狐悲,彼反不如异类矣。

 

三编卷三复马宗道居士书一

 

大悲咒等,彼此稍有不同,不妨照本读之。以咒系梵语,人莫能知。但志心念,则有大益。不须在字体上讲究也。湖南所流通之本,亦未见,不能指其是非。但志诚持诵,自获不思议功德。万不可以或有差错而怀疑,则必能得其利益矣。

 

三编卷三复李吉人居士书


大悲咒,但依现时所教之师念,即有无边利益。固宜日日常念,何须十斋


又吃肉一法,其害无穷。汝夫妇既发心生上品,何不常时吃素,而只十斋耶。不独自己吃素,尚宜令家人儿女通吃素。细看文钞,自知(南浔放生池疏发挥颇详)食肉之过,不食肉之利。此固宜努力,不得狃于习俗,且以十斋了之也。

 

三编卷三复林赞华居士书九


学医一事,大须详慎。中医未学好,何可又学针灸。(音久,时人每讹作炙。即时行之医书亦然,何可不知其字。)苏州针灸传习所,未知其事,即有亦非寒家所能学。太乙神针,非秘传,但须心细,按穴以灸。北京同仁堂有卖现成药针。药方亦可开,随人可做。方中有麝有全蝎,此二亦可不用。若念佛人以大悲咒观音圣号加持,当更有效。唯后所附之各法,(书名忘记)似乎不合时宜。其它书籍,光悉不知。陈竟非前云,欲住山修行,光已说其不可。汝欲光痛下棒喝,而以时时作非非之想说,何不说明其事,何其不知事务如此。光目已成盲,精神大减,不能应酬,以后来信,决定不复。

 

三编卷三复净善居士书三

 

大悲米,单寄颇费事。今为寄大悲香灰二包,比米更好检拾。其利益亦与米同,而久不会坏。若遇医不能治之病,取二分灰,放大碗中,用开水冲之。搅搅,候灰质沉下,将清水倒于一器中。作十次服。每日服三四次。好则不须再服。未好则再冲。其灰包,当供于佛龛下一边。或挂于高洁之处,不可亵渎。此系加持万多遍大悲咒之香灰。凡危险病,即不好,亦当见轻而死。冲过之灰质,加水浇树,或泼屋上。

 

三编卷一复应脱大师书二


大悲咒之像,何以知其为伪。以咒之义理无量,何可以一像为准。此咒乃无量劫前,千光王静住佛所说。何得将释迦佛弟子阿难亦说之。又何得将释迦佛去世后之马鸣龙树亦说之。四明法智大师大悲忏仪,人不理会,每每以像为事。足见后世之僧,多属不明教理也。

 

三编卷一复陆培谷居士书


今为汝寄大悲香灰一包,以书夹之。此灰用大悲咒加持四千多遍,果能志诚念南无观世音菩萨,定可不日痊愈。此一包灰,可冲五六十回。如嫌烦,可取六分之一,放大碗中,用开水冲之,搅搅,候灰质沉下,将清水倒在壶中,或瓶罐中,日三四服。必须吃素,日常念观音圣号若大见效,下次止冲。以留水不如留灰。病好后,所余之灰,挂于高洁之处,或供佛龛下旁边,不可亵渎。若有危险病症,冲而服之,必可起死回生。即世寿已尽,服之亦有利益。冲过之灰质,当加水泼于房上,或倒于井中,不可倒于污秽之处。此比大悲水功效大。以大悲水或加持数十遍或数百遍,即被人要去,无有经三四月之久者。此灰为备远路不能寄水者之预备。(乙亥九月初十日)

 

三编卷一复熊赫居士书


现在无论何人,均当专修净业,一心念佛,求生西方。近以战事剧烈,当多念观世音菩萨。今附普劝念观音文一张,祈与一切人说之。光老矣,目力精神均不给,兼以日念佛念观音及大悲咒,为祝国祝民荐亡等,故无暇多说。

 

三编卷一复胡宅梵居士书一

 

现今战事如此激烈,全国人民均难安心,日间唯持大悲咒,称观音名,以求三宝加被息战而已。(此指廿一年之沪战而言 编者注)

 

三编卷四复卓智立居士书七


大悲咒,摩摩下之所加,不必用,用则反成隔碍。古德持诵通不加,虽经中有之,非属咒文,固无不可不用之典。啰多读作拉音。

嗡折隶主隶准提愿 您学有所获 福智增胜 梭哈嗡部林


=====分享即是法布施|=====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 (C) 2012 准提法网络佛学院
京ICP备17006794号-1
Copyright © 2007 - 2011 准提法网络佛学院,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湾仔轩尼诗道250号 北京市通州区宋庄文化中心
联系电话:00852-81986790(香港) 4006011727 010-89527400(北京)
义工招聘: QQ:  1512272986  4006011727
1024x768环境下显示全屏
 















我控制不了只是有个建议
各位朋友,佛教网站,请不要放赌博类型的连接,谢谢。

访问统计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