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文章正文
[SF企业管理国际资料]焦点解决取向管理18:如何在传播SFBT过程中保持SFBT的灵魂和逻辑
作者:高德明团队    发布于:2017-02-16 12:02:53    文字:【】【】【

Matthias Varga von Kibed

焦点解决的跨语性:如何在推广应用中确保焦点解决方法的核心

关键词SFBT方法 跨语言 跨语性 结构化星座 SySt方法 解决几何学访谈 奇迹问题 完美未来 学术模型语义反应 焦点解决团体访谈 算数的&公理式教学 SFBT基本态度 四句 四句式荟萃

摘要:

随着密尔沃基学校BFTC焦点解决方法的扩展,传播到其他新的专业领域,在传播的过程中,一些基本的元素在濒临消失。焦点解决跨语性被推为一种概念,它在保持焦点解决方法技术和概念的核心及推广方面是有帮助的,转换语言应用到新的领域中也是有帮助的。在扩大化这些思想时用到了解决几何式访谈和结构化系统访谈。

 Steve de Shazer是一位非常有想象力的人,尽管他从来没有自诩这样。他能把有用的观察浓缩到清晰的句型中,并且致力于使焦点解决工作简单易学、易教,这都基于他有丰富的想象力。

“我学的一切都来自于Insoo”,这是他承认他妻子焦点解决访谈独创性实践对他影响的一种方式,有他自己的思考方式和行为。然而,有时Steve能力的重要性仍没有得到完全的认可,即这些年来他和Isoo(以及来自密尔沃基BFTC的同事)形成的焦点解决的方法学根源和基本原则没有完全施展。

在某种意义上,Steve在理论和实践上的贡献与哲学上Ludwig Wittgenstein的相似。所有的解释都不合理,只有Wittgenstein一书《哲学研究》中著名格言的描述能替代。Steve在治疗和咨询领域中扩大了这种教学。

 

  随着焦点解决方法的成功,它不断地传播到各种不同的领域(本章举证其中的一些新发展),本方法的一些修饰、组合、变式和贯彻实施也同时出现。尽管这个过程必要且自然,但它也有流失的危险。因此,在这里交流一下哪些元素和方面是有用和必要的,在传播SFBT过程中能保持SFBT的灵魂和逻辑,并且能以一种有用的方式自然地传播和发展。(这里,我使用缩写“SFBT方法”不仅代表它在治疗中的应用,还包括在咨询、社会工作和教学中的应用。)

 

  在这篇短文中,我会做一些看似有用的标记。在与我妻子Insa Sparrer(她把焦点解决的组合的思想放在首位)合作过程中,我对焦点解决方法与其他方法的发展有些愧疚,结构化系统访谈(SySt),我把跨语言作为我们结构化访谈方法的基础概念。然后我会把这个概念扩展到焦点解决的跨语性上,希望这个概念在一定程度上能有助于保持和发展BFTC方法的生命力。

在一个初步的调查中,跨语性、跨语言、焦点解决的跨语性的概念与焦点解决方法相关性的特征如下:

A 跨语性

 意味着是一种超越语言和非语言的方式,包含并扩展它们,以特定的方式不能减少人群的特征。这种扩展与人群系统行为模型形成有一定的连接。风景模型是跨语性概念应用的主要领域。我们会暗示,跨语性是包含在SFBT实践中的,以全面的版本出现在风景模型中,特别是SySt方法里,也许对SFBT进一步的发展和转换到新的领域里是有帮助的。

B 跨语言

 看起来风景模型是一个特殊的例子,把群体和团体中人类行为的许多方面作为过程,可以认为是一种一般化的语言加工过程,通过使用人类群体的具体知觉能力超越语言和非语言的表达,作为一种模型系统(cf 本章后面的典型知觉)。使用戏剧原则进行角色扮演,社会剧、雕刻和荟萃工作可认为是例子。

 我们简单地认为,SFBT一方面已经拥有了跨语言的一些方面,另一方面,作为Insoo Kim Berg方法学的焦点解决团体访谈的SySt工作,特别是Issa Sparrers的解决几何式访谈怎样扩展SFBT方法的可能性。

C 在本章末我们会使用这些思想推动焦点解决跨语性的概念

 作为保护和传播SFBT方法基本方面的可能性。通过这点明确意义,我们或多或少认为纯粹语言分析的中心语言和非语言在表达上,SFBT的核心运用通常不足。

 在寻找这些思想的细节前,我会以我自己的观点讲一些SF方法的基本方面。

 让我们从赞美和奇迹开始。

 

 尽管奇迹问题是SFBT的核心,Steve总是强调打破和赞美是不可缺少的部分。至少在德国的演讲,赞美的概念被误解了,因为它通常被翻译为“恭维”,但是“恭维”在德国通常会认为是不真诚的,更接近于“奉承”,而不是英国和美国使用的“赞美”。在Steve的实践里,焦点解决访谈中以合适的方式使用赞美是一项技能,需要高度的观察技巧,不仅需要识别来访者已有的极好资源,还需要以来访者赞同的方式提及。

 这里有SteveInsoo方法的真实方面:赞美可看做是(而不是翻译为)欣赏观察到的,并以来访者自己的语言。这同时包含来自于弗吉尼亚州SatirCarl Robert RogersSFBT思想。

 以可接受的语言正确地给予赞美仅是技术元素的部分技能,它需要经过多年实践工作获得经验和观察技能及态度。但正如Steve所说,“没有正确的态度就不是要的技术”,因此,态度是得体的技术。

 

 这已经构成了技术概念的强大改变。使用这个词基本意义,赞美的核心已包含技术和非技术方面,因此同时需要语言中心方法,通过观察技能和不同态度超越它,并且如Steve所说,他们“简单但不容易”。

 通常看待SFBT方法的方式都太局限于语言形式。为此,我喜欢强调从结构化荟萃中得出的观点,著名的奇迹问题转换的方面。

 

  奇迹问题在海德堡建构主义会议场合不存在于Steve的激进言论中,它只是询问他的过程!因此,为了理解奇迹问题,需要看一下它在SFBT语言中的应用过程。这个过程应该与McKergowJackson的书《焦点解决》将来完成时的使用相区别。

 

  同时,为了方便教学,McKergowJackson使用的一些语言包含着失去必要方面的危险性。将来完成时类比不包含奇迹问题的一些微小方面模式。让我们把区别清晰起来:

  设想一位来访者想要成功地完成一项商业计划,改变从他目标的表达开始,“我想要这个计划成功”变成未来式语句,“我将会使这个计划成功”,仅是构成了一种积极思维,这是Steve所憎恶的,他认为与SFBT方法完全无关。

  这里的未来完美语句是“我将会成功地完成这个计划。”这可能是在探索未来可能性时使用了自我催眠状态,它仍然离焦点解决类型访谈过程很远。

  当我们使用“你是怎么注意到的?”类型问句时就离的近一点(如McKergowJackson做的),因此,“如果你能成功地完成这个计划,你会注意到有什么不一样?你会做些什么使不一样?其他人会注意到什么不同”这些类型的问句会包含条件性将来完成时问句。

 但我们仍然丢失了一些奇迹问题的必要性微笑观点:

   1)奇迹问题作为埃里克森水晶球技术的修改版,与配置来访者资源时的专业知识紧密相连。为做到这点,你需要非现实和愿望的版本模型,改变成指示性的方式,在访谈中合适的时间反射出来访者语言的和非语言的表达。

因此,当一个来访者看起来跟他的资源联系还松时,你不仅需要询问奇迹问题“假设… …一个奇迹”,还需要继续“已经发生了… …”取代“… …发生”,继续“你是怎样发现的”,当有清晰的状态表明“奇迹状态”正在发生时,从来访者方面,你要改变事实成熟“发生”和“你是怎样发现的”

这种可能性仅让已呈现的奇迹问题语法为完美未来,作为全分析不充分。

   2)询问奇迹问题与打断因果联系的过程相连接,通过奇迹发生“在半夜”,暗示着奇迹这个概念的惊奇和不可预测性。这些超越因果关系的想象方面没有一个是将来完成时所描述的。

   3Steve认为,在询问奇迹问题时打断和停顿,是问问题有效的一个重要方面。在问题开始时通过音调的变化强调假设的特征,“假设… …”是问题的一部分,奇迹问句包含一个内部搜索过程的催眠框架,比来访者每天的经验有更高的创造性。

   4)奇迹问题隐藏于过去的例外中。这结构化荟萃工作中产生了一个语法模型,称为阿拉姆语模型,因为根据Pinkas Lapide对犹太人福音书的注释,阿拉姆语的语法模型正好适合这个假设。这个模型表明,未来事件的一部分目前已有显现,指示着其确实存在的可能性。SFBT关于奇迹部分的典型问句已经发生了。用询问奇迹问句的方式比用将来完成时看起来更准确。

因此,我们把类似形式的语法称为奇迹问句。

  5)将来完成时都与目标或目标达成这个点相联系,如Insa Sparrer在她书中《Wunder, Lösung und System》指出的,奇迹是状态(一个,不是很多)。

 

 因此,为了减少询问奇迹问题(一些必要的不同可以指出)的过程至将来完成时,对初学者有一个小的教学法,同时,SFBT方法会有一些相关损失。(然而,在SFBT语言中的一些表达,如Yvonne Dolan的“一小步”,对个案朝目标前进是很重要的,McKergowJackson管理语言的方法也是一样的。然而,还应该提到,目标和奇迹的混淆,如NLP文献中的一些,在将来完成时中被有效地避免了。另一方面,在教授NLP基础时,将来完成时似乎更接近算法教学论,在NLP中,选择和自由都被高度限制了,这里“算法”的含义更接近一种循环流程。另一方面,SySt使用公理式教学法,这里对基于他们之上的基本形式和干预有选择的可能性,不需要应用的一般规则。(公理化系统的复杂性在某种意义上超过算法决定的领域。)Louis Cauffman以一种新的方式提出了描述SF面试的形式,不同于几何学中的公理式微积分学一级工具盒循环。

 

  Steve的用法里及询问奇迹问题时看起来尤其宝贵的是,当我们用语言特别是写的方式编纂和修改时容易迷失。自然地,也是由于这个原因,在写的时候很难触到本质。然而,在会议上循着焦点解决和风景方法的轨迹,理解这个思想也是机会。

 

 我们认为结构化收集方法(SySt,由Insa Sparrer和作者提出)是风景方法的一种形式,基于心理剧、社会局、社会人际学(Jacob Levy Moreno),雕刻工作、家庭重建、组织重建工作(Virginia Satir)、家庭收集(Ruth McClendonLes KadisThea Schönfelder, Bert Hellinger)组织收集(Gunthard Weber)、论坛剧场(Augusto Boal)和其他人基础上开发出来的。SySt方法联合了Virginia Satir的风景法及埃里克森的催眠语言,系统方法来自于米兰及海德堡大学和焦点解决方法。SySt的重点在于建构主义方法论和隐藏工作的可能性(这里只有来访者才知道工作的内容)。

 

十一

 所有这些不同的风景模型都可以作为一种多产的形式:普通的语言框架,语言是通过非语言的形式如姿势和面部表情表达出来的,超越口头语言的特点如声调和语调,在SySt的方法里我们定义为跨语言。

 我们定义跨语言是一种规律行为的感觉:a包含口头语言和非口头语言;b有一定的群体性——不是个体,是主讲者;c基于典型知觉基础之上。

 提到b,问题中的群体形成了某种意义上的模型系统是很重要的。任何都是模仿而不是成为一种解释的空间。所有的风景方法形成了这种模型系统,但是也可以形成日常生活中的自然现象模型。

 提到cSySt方法中的典型知觉定义为模型系统中群体成员本体感觉和知觉自然出现的不同,和模型系统里结构和趋势的改变相当一致。

 SySt有系统地使用群体中的典型知觉,通过选择有代表性的(可能没有任何角色信息内容)和空间布置以勾勒出系统图像,表明模型已经形成。

 因此,我们认为荟萃图像(其他风景方法一样的,几乎不强调代表性知觉,但是强调其他方面)是结构化收集跨语言的句子。

 

十二

在哪种意义上SFBT方法特别是奇迹问句可以作为跨语言方法的一种?在哪种意义上,应用、教授和传播SFBT有潜在本质?什么可以作为是跨解决的结果?

我提倡,看待SFBT方法时应把它作为一种口头语言的方法,形成语义反应训练,是某种意义上的Korzybski的一般语义论,是埃里克森催眠疗法的特殊感应形式,是对世界的一般态度。

SFBT语言有很多有用的语言分析形式,极大地增强了此方法的理解性和可教性。

SFBT作为一种语言形式重新看待是某种意义上的口头语言。

Korzybski一般语义论看,语义反应是由语言行为带来的认知、情感和生理变化的总和。因此,在理解埃里克森的催眠疗法时,语义反应使用Carnapian的语义类型合适。

Steve的格言,比较性理解概念,我们理解了“更好”意味着不知道还有其他好的,在SySt方法里,我们通过发展日常习惯使语义反应分化练习(SRDE)来训练使用结构化收集语言,因为语义反应的不同与Steve的基本思想是一致的。

我认为,Steve de Shazer的思想为整个系统化思维奠定了核心基础。

如,训练人们用SFBT方法工作,要求他们在SFBT访谈休息时使用赞美,讨论优点而不是批评他们,减少风险(如,较少受到来访者反驳),澄清希望(目的是什么?),这是语义反应不同的管理。在SySt方法中,我们使用并扩展了SRDE类型,为形成差异,我们对多种形式的系统变化都给予了更多关注。

因此,SFBT方法也可以认为是一般语义论的部分程序。

Steve谈论了SFBT从埃里克森录像场景里的分析起源。当它出现时,奇迹问句被认为与埃里克森的水晶球技术很相似。

这些及其他对SFBT的修正方面被认为是埃里克森工作的特殊版本。

焦点解决不仅是一种方法或特殊技术,还是一般态度或基本观点。它还被视为是一种语言,这种语言从来不止是方法或技术,在维特根斯坦的《哲学研究》“Sprachspiele”和“Lebensformen”的意义上,它还是属于不同生命形式的语言网络。因此,SFBT方法可能会深化它对构成焦点解决生存方式的理解。从比较方法论的意义上,它暗示了(b),这在把SFBT应用到其他新领域时会有可能性,就如其他每个成功应用一样,需要好的事物,并且在应对具体问题和疼痛、愿望和希望上,我们已经拥有更好的可能性了。

Gale Miller在他《成为奇迹工作者》一书中,给SFBT民族学的描述(以Garfinkel的意义),发展敏锐的观察实验,演示群体反应和观察中令人信服的巨大影响。这种实验经历中的人,没有人会合理怀疑注意的重要性,并把它考虑进SFBT实践态度的重要性。因此,根据Steve关于态度和技术的格言,这些方面可以作为教授得体技术的部分。

因此,SFBT方法总是超越口头表达,因为没有口头表达可以涵盖语言的总体性,对世界的生命形式和态度,以及态度影响,超越语言或并列形式的教学。

我想要添加一个评论:跨连续性,作为SFBT方法的一部分。这个概念是为把Luc Isebaert Marie-Christine Cabié《Pour une thérapie brève》一书中Gregory BatesonBradford Keeney的思想应用到SFBT世界中引进来的,通过显示用差异(作为不连续的原则)怎样平衡内稳态需求(作为连续的原则)来描述。(连续性和非连续性的循环反应/牵连在Bruges EBTA会议上,由Louis Cauffman作了跨连续思想的描述。)为了找到其他方法跨连续的方式,通过帮助一起工作的来访者带来有用的比较和不同形式的连接。在SFBT方法里,连续性认为是如刻度化问句,奇迹问句是夸大SFBT突然(不是随意的解释)变化的重要性。因此,SFBT(系统工作的每一个更强的形式)是程序的跨连续性方式。

以不同的方式进行修正,这四个特征均没有抓住SFBT的整体。因此,我把跨语言焦点解决作为发现和训练焦点解决方面的程序,但并没有被这些方面涵盖。令人惊奇的是,形成模型系统正是风景方法的核心,至少从Moreno的基础工作开始。SFBT方法与它的部分实践和谐相处。对于我来说,为了理解这些,训练人们以SFBT方法原始的形式理解和应用它不仅是有帮助的,还为SFBT应用到新的领域带来勇敢的一步。SOL会议部分应认为是那个版本最合适的表达。

  因此,跨语言焦点解决应意味着SFBT方法通过与其他群体形成系统模式,引发系统行为时的意识表达(是由自然的知觉差异引发的,如典型知觉)。

  这将夸大应用的可能性,并且已经这么做了,如Insa Sparrer使用解决几何式访谈掩饰的。从Sparrer的角度从发,解决几何式访谈意味着焦点解决团体访谈是Insoo Kim Berg的工作风格,但是是聚集的(如,以资源形式的空间布置)代表性团体(可能混合了问题系统中的原始成员)。因此,焦点解决工作有更大程度的灵活性,模仿一些成员出现团队行为的可能性不是角色扮演,而是自发的知觉变化,这些变化也导致了一些新的应用。(细节和案例可以在Insa Sparrer的《Miracle, Solution and System》找到)。

 但是,跨语言焦点解决能引起注意和帮助教导特性(已存在于SteveInsoo的工作中,但容易忽视与理解SFBT出现相关的语言和非语言表达的分析)。我们还能看到风景方法支持者变得有兴趣在他们的工作中创造性使用SFBT方法,如Elisabeth PfaefflinMatthias LauterbachHansPeter KornMoreno已开始使用。通过这样,焦点解决创造性对话已经开始,并会发展的更远。

 

十三

 让我们用一些四句格言结束。四句格言工作是四句收集的基础,是结构化收集工作的基础形式,但是独立于任何明确使用的收集工作。在印度和佛教逻辑(四句否定格言来自于中观派佛教)上建立,通过寻找五种不同观点里的两难和冲突为SySt四句工作定性:

 两难中的一面。

 两难中的另一面(两极性能满足四句过程的出现,而不是全部困境)。

 两者都有(作为两难中两个方面隐藏或没有注意到联系的原则)。

 都不是(作为隐藏或忘记两难情境性)。

上述都不是——也不是那样!(作为反射性中断模式的原则)

 

 只有从纯理论角度看,第五个方面包含所有的态度,使我们能够超越上下文,如同情、反射和幽默。

 在《奇迹、解决和系统》一书中,Insa Sparrer详细解释了焦点解决对话中是怎样有问题的是第一位,目标和/或过去例外中是第二位,在SFBT访谈中,询问奇迹问题的过程包括有第三、第四和第五位置。随着奇迹问题的引进,如果访谈中遗漏了一个或更多位置,问题的有效性通常会消减。因此,在焦点解决方法应用中,四句工作类比和询问奇迹问句是跨语言方法(如四句工作)对进一步理解和专家化是有用的。 

参考文献

Bateson, Gregory: Steps to an Ecology of Mind. New York (Aronson) 1972

Bateson, Gregory: Mind and Nature. A Necessary Unity.New York (Dutton) 1979

Cauffman, Louis; Kim Berg, Insoo: "Solution talking creates solutions - Das losungsorientierte Modell in Management und Beratung", in: Lernende Organisation (Jan/Feb 2002) 56-61

Daimler, Renate; Sparrer, Insa; Varga von Kibed, Matthias: Das unsichtbare Netz. Erfolg im Beruf durch systemisches Wissen. Munchen (Kosel) 2003

de Shazer, Steve: Patterns of Brief Family Therapy. New York (Guilford) 1982

de Shazer, Steve: Keys to Solutions in Brief Therapy. New York (Norton) 1985

de Shazer, Steve: Putting Difference to Work. New York (Norton) 1991

de Shazer, Steve: Words were originally Magic. New York (Norton) 1994

Dolan, Yvonne: One Small Step. Lancaster (Gazelle Books) 1998

Dolan, Yvonne; Pichot, Teri: Solution-Focused Brief Therapy. Haworth (Haworth Clinical Practice) 2003

Erickson, Milton Hyland, Rossi, Ernest: Experiencing Hypnosis. New York (Irvington) 1996

Garfinkel, Harold: Studies in Ethnomethodology. Englewood Cliffs, NJ (Prentice- Hall) 1967

Isebaert, Luc ; Cabie, Marie-Christine : Pour une Therapie breve. Toulouse (Eres) 1997

Keeney, Bradford: Aesthetics of change, New York (Guilford) 1983

Kim Berg, Insoo; Miller, Scott D.: The Miracle Method. New York (Norton) 1995

Kim Berg, Insoo; Steiner, Therese: Children's Solution Work. New York (Norton) 2003

McKergow, Mark; Jackson, Paul Z.: The Solution Focus. London (Brealey) 2002

Korn, Hans-Peter: Staging of Strategic Solutions for the Future Business, in: Lueger, Korn (eds), Solution-Focused Management, Rainer Hampp, Mering 2006, chapter "Marketing and Sales"

Korzybski, Alfred: Science and Sanity: An Introduction to Non-Aristotelian Systems and General Semantics . Fort Worth (Institute of General Semantics) 1933, Englewood, NJ (International Non-Aristotelian Library/ Institute of General Semantics) 19955

Lauterbach, Matthias; Pfafflin, Elisabeth: "Familienaufstellung und Psychodrama", in: Weber 2000, 352-359

Miller, Gale: Becoming Miracle Workers. Language and Meaning in Brief Therapy, New York (Aldine de Gruyter) 1997

Selvini-Palazzoli,Maria; Boscolo, Luigi; Cecchin, Gianfranco; Prata, Giuliana: "Hypothesizing, Circularity, and Neutrality: Three guidelines for the conductor of an interview", in: Family Process 19 (1980) 3-12.

Fritz B. Simon, Fritz B.; Rech-Simon, Christel: Zirkulares Fragen. Heidelberg (Carl-Auer-Systeme) 20046

Sparrer, Insa: "Losungsaufstellung, Neunfelderaufstellung und Zielannaherungsaufstellung. Drei Formen der Verbindung von systemischer Strukturaufstellungsarbeit und de Shazers losungsorientierter Kurztherapie.", in: Weber 2000, 360ff.

Sparrer, Insa: Wunder, Losung und System. Heidelberg (Carl-Auer-Systeme) 2003, 20064 (English edition: Miracle, Solution and System. To be published in 2007)

Sparrer, Insa: Systemische Strukturaufstellungen. Theorie und Praxis. Heidelberg (Carl-Auer- Systeme) to be published in 2006

Varga von Kibed, Matthias; Sparrer, Insa: Ganz im Gegenteil. Tetralemmaarbeit und andere Grundformen Systemischer Strukturaufstellungen. Heidelberg (Carl-Auer-Systeme) 2000, 20066

Weber, Gunthard (ed.): Praxis des Familien-Stellens. Heidelberg (Carl-Auer-Systeme) 20003

Weber, Gunthard; Schmidt, Gunther; Simon, Fritz B.: Aufstellungsarbeit revisited .nach Hellinger? Mit einem Metakommentar von Matthias Varga von Kibed. Heidelberg (Carl-Auer- Systeme) 2005

Wittgenstein, Ludwig: Tractatus Logico-Philosophicus. London (Kegan Paul) 1922 (urspr. "Logisch-philosophische Abhandlung". In: Annalen der Natur- und Kulturphilosophie (Leipzig 1921) 184-262.); in: Werkausgabe Band 1. Frankfurt am Main (Suhrkamp) 1984

Wittgenstein, Ludwig: Philosophische Untersuchungen. (urspr. Philosophical Investigations / Philosophische Untersuchungen Oxford (Blackwell) 1953) In: Werkausgabe Band 1. Frankfurt am Main (Suhrkamp) 1984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 (C) 2012 准提法网络佛学院
京ICP备17006794号-1
Copyright © 2007 - 2011 准提法网络佛学院,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湾仔轩尼诗道250号 北京市通州区宋庄文化中心
联系电话:00852-81986790(香港) 4006011727 010-89527400(北京)
义工招聘: QQ:  1512272986  4006011727
1024x768环境下显示全屏
 















我控制不了只是有个建议
各位朋友,佛教网站,请不要放赌博类型的连接,谢谢。

访问统计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