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文章正文
焦点解决模式在社会心理工作中的实践心得
作者:高德明(高七师)    发布于:2017-02-16 10:36:17    文字:【】【】【

前言

在这篇文章中探讨的实践来源于社会组织的日常心理工作。具体而言,是与民政局下的婚姻登记处合作开展的婚姻家庭咨询服务。随着志愿者的不断加入,一个问题越来越被更多的提及:学习的心理咨询与社会心理工作之间有诸如情境、角色、职责等不同,一位心理咨询师如何更为有效地开展社会心理工作?随着组织发展,从职前培训开始,到日常督导,笔者就这些年的实践,在老师和学友的帮助下,对于一次咨询当中的工作流程梳理出一些个人体会。望各位指正!

正文

如果我们用“生理-心理-社会”的助人模式来分析,那么心理咨询师侧重的是来访者自我心理层面的探索,而心理社工则是作为咨询对象的一个社会资源,侧重于社会层面介入,在确定双方的角色定位后,通过心理学的个案方法去帮助咨询对象。

焦点解决因为强调人性的积极光明面,不停滞于问题原因和过往历史的探索,重视小改变,鼓励小进展,而且,其“评估即干预”、“一次咨询”的精神,较易在短时间内达成一定的效果,非常适合社会工作的领域。

结合民政系统对婚姻家庭咨询的工作要求,根据个人经验谈谈如何秉承高效晤谈原则,开展一次性咨询。“高效晤谈”则是这项工作的专业体现。

在学习心理咨询的时候,我们学习的是第一次咨询只是摄入性访谈,收集来访者的背景资料和个人信息,直到资料收集全面后才会涉及到咨询计划的制订和实施。

而在婚姻家庭咨询室,大部分来访者只会来一次,据我了解,私人执业的心理工作室也会有较高比例的一次咨询。并且来办理离婚时多处于应激状态,有较大的情绪波动。在这种情况下介入、舒缓情绪、收集资料、评估与确定咨询目标,需要在90~120分钟之内进行完毕。

在这里我们强调的是识别当事人想要的解决方向,在这个基础上尝试与当事人共同建构“有效”的解决方案。

对于自愿接受婚姻家庭咨询的人群来说,他们又最需要什么呢?识别来访者带来的议题,此处的议题主要是指他们认为离婚是此时一个有效选择的理由是什么,觉察来访者的需求动机,帮助他们从不同的视角理解自己所处的情境,了解他们所处的家庭系统及影响,评估来访者对于自身处境的看法,如有可能,扰动并引发新的思考,这可能就是我们在90分钟之内要做到的重要工作。

我曾经淹没在来访者的倾诉当中,也曾经为无法有效帮助到他们内疚与自责,自从学习焦点解决之后,基于这几年间我们开展社会心理工作的经验,在组织内推行基于焦点解决理念的婚姻家庭咨询五步法,在此与各位同行共同交流探讨

 

1鉴别问题或需求:怎么回事

我们这样的一个社会组织相当于社会资源的一个汇聚之处,根据当事人的需求,再将其分流出去。所以,当事人带着自己的问题来到这里,先要做的就是搞清楚“怎么回事”。 

比如有的离婚的当事人关于自己的家庭情况已经有充分的考量,双方父母认可,孩子也安排妥当,而矛盾集中在财产的分割上面,那么,离婚律师对他们的帮助会更有针对性。

而有的当事人在初次的接触当中,已经在不良婚姻状态中情绪长期受到影响,出现一系列诸如情绪低落、兴趣减退、精力不足甚至是失眠,体重下降明显的问题,那么,这可能涉及精神健康的范畴,我们可能需要给出做为专业人士的建议,比如他们需要到医院就诊,在社会功能相对完善的状态下做出人生的重大决定更能对自己负起责任。

而冷静面对,做好一切后续准备,且无咨询意愿的当事人需要的就是来办理离婚手续,那么这部分人群需要的是婚姻登记处工作人员的离婚登记服务。

 

没有对问题的评估,就没有有效咨询的可能。在咨询中确定对方带来的问题属于工作范畴之内,是有效开展的重要前提。

 

2评估来访者以及处境:什么情况

来访者准备好离婚所需的资料,来这里办理离婚登记,但又愿意到咨询室内接受专业咨询。这里面所蕴含的可能性本身就令人好奇。

 

接受咨询的来访者更愿意倾诉的是他们的痛苦与无奈,但我们更关注的是他们在这种情况下愿意来咨询室做晤谈的期待是什么。这是一个与问题导向不一样的开启,能够迅速的将谈话由过去转向此时此地,使得晤谈的资料收集集中在人口学资料、双方主诉、咨询期待、人际资源等等这些面向未来的探询之中。

 

对话举例:

提问:“从第一次提到离婚到今天过来办手续,中间经历了多长时间?”

回应:“上午发生了……的事情,当时就说不过了,想想确实没意思的,所以,今天下午就过来了。”

or  “三年前就提到要离婚了,这中间断断续续发生过一些事情,每次都说到要来办手续,这次实在是没有办法了,还是离掉比较好,大家能过个安稳年。”

or “这三个月一直在考虑这个事情,我们两个人也有商量,也问过孩子的意见,双方父母也坐在一起谈过,不管怎么样,最后是达成一致的。我们都相信离掉对彼此都好。”

……这三种回应类型,基于双方对今后生活不同的预期,这一步咨询师可以开始对来办理离婚这一事件形成初步评估。

当然,接下来的过程并不容易,尤其在双方的期待几乎是背道而驰,情况陷于胶着的情况之下。如果能够坚持相信当事人希望解决问题的意愿,灵活地采用有效的策略,会有峰回路转的时候。

比如一方坚决要离婚,一方又不愿意,那么可能双方都寄希望于我们能够劝服对方,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保持中立的立场,找到各自在离婚还是继续婚姻两种状态下最低的那个限度在哪里,是往离婚上靠,还是尚能够继续婚姻,亦或需要分居一段时间,转而做夫妻治疗,这个需要视情况而定。

这一步被我们视为确定咨询方向的一步。这个方向是三方共同协商出来的,如果完成了这一步,接下来的工作就可以水到渠成了。

 

3陈述目标、计划和意图:该做什么

能否在咨询当中共同建构出合理可行的目标,是一次咨询精神的核心体现。在婚姻咨询当中,可能双方的期待会很不一样,无法达成一致的行动目标。

但是在咨询中呈现双方各自的愿景目标,以及对整个家庭的意义时,会有一些出乎意料的共同之处显现出来,比如:

给孩子建立一个良好的家庭环境,认为孩子是家庭中最重要的存在;

夫妻双方都有意愿在冲突中共同成长,但目前的冲突超出两人解决能力的范畴;

更在乎双方父母的心理承受能力,无数次临阵撤退,始终无法离婚;

双方感觉婚姻乏味,当有一方有出轨行为的时候,会对原有婚姻形成强烈扰动,但双方还是有意愿继续,却不知如何走下去;

双方在事业家庭上互补且相处舒适,但女方会拿社会通行标准要求男方,看不到男方对家庭的付出;

 

在这里,咨询理念的一个关键是在对方的价值观框架内进行工作。虽然心理学告诉我们,夫妻关系才是一个家庭关系的核心所在,但我们不能强势要求对方接受我们的“科学理念”,而是在尊重对方的价值序位的基础上展开工作。最后会发现,最终的行动目标的落脚点还是建立在夫妻关系的调整上面,或者符合双方共同价值标准的行动本质上增进了夫妻关系。

 

对话举例:

提问:“嗯,我想了解一下,如果刚谈到的这个困扰你们家庭的最大问题不存在了,能设想下那个时候你们家里会是什么样子?”

回应:“我觉得希望不大……(沉默),那个时候他会基本上每天都按时回家,偶尔一起做些家务,不再争吵了。”(女方)

“她能像以前那样脾气好一点儿,原意好好说话,我怎么会不愿意回家!”(男方)

提问:“看起来好好说话,愿意回家,是你们都希望做到的。真的做到这些,对你们面对现在的情况会有怎样的帮助?”

回应:“她老是说我逃避问题,不去解决矛盾只会躲在外面。我工作这么忙,又很辛苦,我住在单位里至少可以休息好。要是回去她不吵我,能让我到家先休息一会儿,我也不是不愿意谈的。”

……

每个家庭的问题各有不同,或许解决起来也不在于一朝一夕,但在问到这个预设性问句时,来访者们回答的期待往往与问题本身关系不大。更多的关注点会放在日常生活本身的调整上面。而这一次咨询如果能帮助双方去发现那些还存在的一点点希望,发现双方愿意接受的最小改变,这已经算是一次成功的咨询了!

有时候咨询后是以离婚而告终的,双方在咨询中对这段经历有了坦诚的反思,并增加了勇气开启新的人生可能性。离与不离的区别正在于当事人最为看重的人生核心价值是什么。这个核心价值是在个人实现层面,还是在家庭内部寻得圆满。

 

4达成目标、解决问题或满足需求的方法:将怎样做

婚姻和爱情的最大不同,可能就在于,它不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而是涉及到了双方家庭的各种关系。因此,系统观和发展观是贯穿咨询的重要理念。

 

系统观是面。如果用同心圆的形式来展现,围绕在核心家庭的周边有层层的关系,这个时候,家谱图这种工具的引入会帮助我们更好的理解一个家庭过去和现在所呈现出来的人际关系。这样的相对宏观一些的视角,可以有效的帮助咨询师“跳出当下的问题”看待这个家庭。

 

而发展观则是一条线。

从一段婚姻的开始、发展到结束,核心关注在当事人在这样的过程当中经历了什么,他们会更加明确自己想要什么,什么是生命的优先级排序。

 

一个家庭经历了很多重大事件来到我们面前,这两个人身上有着我们不曾了解的故事,以及情感发展的脉络,没有婚姻咨询,他们还是会继续往前走。

 

而咨询师是一个被邀请进入到他们家庭系统的外部成员,我们珍视他们的信任,帮助他们发现可能被遗忘的曾经的美好,还有那些虽未达到彼此期待但确实有付出过的努力,以及双方对彼此的期待。

这些期待可能以抱怨、责备、争吵的方式出现,但咨询师是一个中立的“翻译官”,把这些包裹着情绪的东西剥离开,翻译成对方愿意接受的期待的语言。再去发现这些期待结合现实情况,有哪些可以工作的部分,协商形成目标。

 

考虑到这两大背景下之下的目标,谈目标达成才有其现实意义。而怎样做就包含在目标达成的过程中。

有时候家庭里的问题可能涉及到与父母的关系、互动贫乏且冷漠、出轨等等一系列创伤性事件,也有可能是消费观念,事业与家庭的平衡、孩子教养方式等等价值观选择的问题,这些问题不一定会被解决,但朝向双方期待方向的努力,会让人们看到磨合的希望。

大多数人并不愿意在问题发生后选择离婚,总会愿意再多做一些努力,甚至已经绝望到要来离婚。当遇到一个专业的咨询师时,还是会重燃对于婚姻的一丝丝希望感。

对于绝望中的人们,哪怕咨询师是站在专业的立场说无比正确的话,也需要谨慎的使用语言。评价这种带有危机干预意味的婚姻咨询,有没有效果是唯一标准,而不是正确与否。

我们坚定的抱持着对当事人相信,相信当事人有能力做出最适合自己当下状态的选择。或许他们的选择令我们感到惋惜,但我们以为的更好选择可能并不符合对方当下的状态。

 

5定期回顾和评价:来访者认为有效吗?

回顾是一个后续的采访,我们会不定期的选择咨询中留下电话号码的人们,在一个月或几个月后做一次电话回访。

我们并没有直接去关注他们的现在的婚姻状况。而是访问他们对于婚姻家庭咨询的满意度如何,几乎每一对夫妻在说完自己对咨询的评价后,都提到了他们现在的婚姻状态。

有咨询后选择不离婚,在婚姻中看到希望的;也有咨询过一段时间后选择离异的;也有提到在一些条件俱备后就会选择离婚的等等。但80%的受访者都提到了这次咨询对于他们的意义所在,让他们更加坚定自己的选择,知道自己看重的是什么,了解到了一条专业求助的途径。

有人会表示,如果最开始知道有这种方式做婚姻咨询,可能两个人不会走到现在的境况。那些在婚姻中重新看到希望的人们,往往是改变意愿最强烈的,而并非婚姻问题最轻的。这从另一个侧面表明,人们确实可以自主选择自己的生活,包括婚姻幸福与否。

沿着这样的思路,咨询时长在下降,咨询质量和来访者满意度也有了很大的提升,用这样的思维方式可以使婚姻家庭咨询保持在一个高效的水准上,这需要我们更多的实践与反思。

焦点解决学派应用于社会工作在国外有着丰富的经验,而在国内,社会组织正如同雨后春笋般生长,专业取向的社会心理工作者越来越多的被需要。目前,社会组织对一个心理社工的要求并不仅仅体现在心理专业能力上,还更为看重他的公益项目的策划与管理能力,这是新的挑战,也是机遇。如何将焦点解决模式应用于社会组织的领导与发展,应用于公益项目的管理,这也是新的一年新的课题。

 

作者简介:

  杜奕,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公益组织杭州有晴天婚姻家庭辅导中心创办者,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焦点解决中心认证教练,EAP公司签约咨询师、焦点解决咨询师、培训师,自由撰稿人。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 (C) 2012 准提法网络佛学院
京ICP备17006794号-1
Copyright © 2007 - 2011 准提法网络佛学院,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湾仔轩尼诗道250号 北京市通州区宋庄文化中心
联系电话:00852-81986790(香港) 4006011727 010-89527400(北京)
义工招聘: QQ:  1512272986  4006011727
1024x768环境下显示全屏
 















我控制不了只是有个建议
各位朋友,佛教网站,请不要放赌博类型的连接,谢谢。

访问统计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