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文章正文
平凡的力量:悼任继愈、季羡林先生
作者:chch    发布于:2012-07-27 05:31:51    文字:【】【】【
摘要: 一个人活在世界上,必须处理好三个关系:第一,人与大自然的关系;第二,人与人的关系,包括家庭关系在内;第三,个人心中思想与感情矛盾与平衡的关系。这三个关系,如果能处理很好,生活就能愉快;否则,生活就有苦恼。

 



       7月11日,同一天的清晨,任继愈、季羡林两位先生先后辞世,彷佛同赴天国之约。一位北大校友发来短信:“北大一日失两位大师”。我不敢称两位先生为“大师”,因为三两年前,我代表《大家》栏目先后采访两位先生时,他们似乎约定过,都是从“我不是大师”开始的。我是80年代末的北大学生,是先生们的后学弟子,我不敢违先生之命,我还是愿意按校园里最尊崇的称呼“先生”,来称呼这两位堪称伟大的学者。

采访任继愈先生应该是2006年了,那时我们都已知道先生已经重病,但他依然每周两次来国家图书馆上班,采访就是在国图他的办公室。先生尚未入座,就对我说:“我不是大家,中国现在没有什么大家了。……至少三十年内,中国不会有真正的文化大家,……历朝历代,文化的繁荣都要到几代之后,我们只能是为文化的繁荣做准备,积累些资料,做好这个,也就是找到了我们的位置了。”

     《大家》每次节目的开篇和结尾,都是采访结束后录的,因为往往在这时,我才能对被采访的大家得出真正我自己的感受。任继愈先生这一期节目,是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开篇:“采访任继愈先生是一件很过瘾的事情,因为这位90岁的老人经常会抛出一些让你感到很意外的观点。比如他坦言在二三十年内,中国不会出现真正的文化大家,但是三十年后,中国真正的文化勃兴时代将会到来;再比如他说文革是不可避免的,中国经历了文革就像是孩子经历过天花一样,从此就有了免疫力;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支持中国的教育改革,但是开出的方子却是恢复科举。相信在接下来的四十五分钟时间里,您会和我一样充满了兴趣地去聆听。”

       而采访季羡林先生是在2008年夏天,此前我们曾多次联系先生,但都因各种原因未能如愿。2006年,因发起组织央视的大型文化考察活动“玄奘之路”,我曾经给先生写过一封信,向先生详细介绍了“玄奘之路”考察活动,并邀请先生担任我们的名誉顾问。先生的助理回来告诉我们,当她在病房给先生念完我们的信后,先生非常高兴,很兴奋的讲了很长时间的玄奘。第二天,大夫例行检查,发现先生血压不稳定,仔细问过之后,知道前一天读信的事,断定是这封信让先生激动了,夜里没有休息好。于是责令先生身边的人,不要再和他提此事了,以免再让先生激动,影响休息。于是我们再也没敢,或者说没有任何途径,把玄奘之路的进展,以及06年11月胡锦涛主席在印度接见玄奘之路代表团的事情告诉先生。但这事一直在我心里是个疙瘩,我相信,先生心里,一定会非常希望听到玄奘之路活动顺利进展的消息的。

       直到2008年夏天,“大家”栏目终于得到了采访季羡林先生的机会,就在两年前先生听助理给他念邀请函的那个病房。先生端坐在病床边上的沙发上,身前放着一张桌子。我向先生介绍了玄奘之路考察活动顺利成功的消息,先生很高兴,显然还记着两年前的这件事。我给先生带去了玄奘之路考察活动的介绍和节目光盘,以及胡锦涛主席接见的照片,可惜先生基本看不清了。我问先生,年轻时是否曾经用过一个笔名,叫“齐奘”,先生说,的确用过,就是希望能向玄奘看齐,“为了正确的目标百折不挠”,我说,您这一生,有没有做到您的期望,像玄奘一样?先生灿然一笑:“我可赶不上玄奘。”

      采访的交流并不是那么顺利。一方面先生眼、耳都有些不济,需要慢慢说。另一方面,采访之前我们就确定了一个方向,那就是避开先生艰深的专业,也避开先生广为人知的生平,而专门挖掘先生的生活感悟。我们甚至预先定了一个题目:“季羡林:我对这个世界的看法。”我们似乎认定,先生的世纪人生,跌宕起伏,隐忍豁达,应该如同他的文章一样,总会有一些肺腑之言,惊人之语,这样的“格言式”的对答,方显得精彩。但是先生的每一句,都平白朴实,丝毫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些“闪光之处”。但是同样的每一句话,却都真实的无可辩驳。

      同样,我未能免俗的问到先生对“国学大师”称号的看法,先生的表情似乎有些复杂。是辩驳?还是无奈?还是不愿再去解释?甚至有一点委屈?我想我今天都还不能准确的去解析这一瞬间的闪烁。我只是还记得,先生坚定地摇着头,说:“这是不对的,没有那回事,我也不能说一点不知道(指国学),说多么了不起,也不是……”。

从季羡林先生的病房出来,我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在一个人人都追求不平凡的时代,先生始终恪守着平凡,平凡才成就了真正的伟大。

如今两位先生仙逝,几乎所有的媒体都依然在用“国学大师”来描述他们,丝毫没有谁想起他们都曾千方百计摘掉媒体给自己戴上的这顶桂冠。公开场合,我也会对两位先生冠之以“国学大师”的称号,但是每每想起先生真诚的目光,我就还是更愿意在心里默默地念一声:“先生”。但愿这同样平淡的称呼,能真如先生所愿。

季羡林语录


 


      一个人活在世界上,必须处理好三个关系:第一,人与大自然的关系;第二,人与人的关系,包括家庭关系在内;第三,个人心中思想与感情矛盾与平衡的关系。这三个关系,如果能处理很好,生活就能愉快;否则,生活就有苦恼。

新年贴春联,只要门楣上写着“百忍家声”就知道这一家一定姓张。中国姓张的全以祖先的容忍为荣了。

成功:获得预期的结果。

      王静安在《人间词话》中说:“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静安先生第一境写的是预期。第二境写的是勤奋。第三境写的是成功。其中没有写天资和机遇。我不敢说,这是他的疏漏,因为写的角度不同。但是,我认为,补上天资与机遇,似更为全面。我希望,大家都能拿出“衣带渐宽终不悔”的精神来从事做学问或干事业,这是成功的必由之路。

富者有礼高质,贫者有礼免辱,父子有礼慈孝,兄弟有礼和睦,夫妻有礼情长,朋友有礼义笃,社会有礼祥和。

      知足知不足,有为有不为。只有知不足的人才能为人类文化做出贡献。

对待一切善良的人,不管是家属,还是朋友,都应该有一个两字箴言:一曰真,二曰忍。真者,以真情实意相待,不允许弄虚作假;对待坏人,则另当别论。忍者,相互容忍也。

      根据我的观察,坏人,同一切有毒的动植物一样,是并不知道自己是坏人的,是毒物的。我还发现,坏人是不会改好的。

      好多年来,我曾有过一个“良好”的愿望:我对每个人都好,也希望每个人都对我好。只望有誉,不能有毁。最近我恍然大悟,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时光流失,一转眼,我已经到了望九之年,活得远远超过了自己的预算。有人说,长寿是福,我看也不尽然。人活得太久,对众生的相,看得透透彻彻,反而鼓舞时少,叹息时多。

      走运时,要想到倒霉,不要得意得过了头;倒霉时,要想到走运,不必垂头丧气。心态始终保持平衡,情绪始终保持稳定,此亦长寿之道。

      自己生存,也让别的动物生存,这就是善。只考虑自己生存不考虑别人生存,这就是恶。

“要说真话,不讲假话。假话全不讲,真话不全讲。”

“就是不一定把所有的话都说出来,但说出来的话一定是真话。”

      每个人都争取一个完满的人生。然而,自古及今,海内海外,一个百分之百完满的人生是没有的。所以我说,不完满才是人生。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 (C) 2012 准提法网络佛学院
Copyright © 2007 - 2011 准提法网络佛学院,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湾仔轩尼诗道250号 北京市通州区宋庄艺术商业中心3-702
联系电话:00852-81986790(香港) 4006011727 010-89527400(北京)
义工招聘: QQ:  1512272986  4006011727
1024x768环境下显示全屏
 















我控制不了只是有个建议
各位朋友,佛教网站,请不要放赌博类型的连接,谢谢。

访问统计
点击